欢迎来到四川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官方网站!

美国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美国研究协会 > 美国资讯

【每周评论】“恐怖袭击”使得沙特—伊朗争端和海湾局势火上浇油

点击数:206次 更新时间:2017/06/12 17:31:42

“恐怖袭击”使得沙特—伊朗争端和海湾局势火上浇油

       《纽约时报》作者DAVID D. KIRKPATRICK & ANNE BARNARD

       多哈,卡塔尔—如果恐怖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声称属实,即其为本周三伊朗首都两场连环恐怖袭击策动者的话(分别在伊朗的议会大楼和革命之父的陵墓),这将会进一步加剧中东地区的混乱局势。

       伊朗方面谴责了沙特阿拉伯。(沙特是伊朗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如叙利亚、也门,争夺“代理人战争”(proxy wars)主导权的主要竞争对手)

       为争夺在波斯湾的权益,沙特阿拉伯带领其他的阿拉伯盟国切断与卡塔尔的外交关系,这之后沙特国营媒体一直忙于谴责其貌合神离的盟友兼邻国——卡塔尔,因此还未对伊朗的“恐袭”事件做出回应。

       在西方海湾联盟集团(Western-allied gulf bloc)分裂之时,本次德黑兰恐袭事件可能会造成伊朗和沙特阿拉伯这两个中东强国的区域冲突进一步升级。两年来,在萨尔曼国王及其强势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尔曼(Mohammed bin Salman)的统治下,沙特阿拉伯显示出对参与多边战争出乎意料的积极意愿。

       在海湾君主国(gulf monarchs)发动的“傀儡战争”中,土耳其一直在叙利亚境内帮助他们对抗伊朗。但本周三,在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议会投票决定授权向卡塔尔境内的土耳其基地派遣部队,这大概是为了帮助其对抗沙特。

       而且,沙特此举可能会驱使卡塔尔这一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输出国,也是美军在中东地区最大的空军基地亲近伊朗。

       德黑兰方面一直积极向卡塔尔提供食物等其他物资,以弥补经沙特阿拉伯的陆路运输线路关闭造成的物资匮乏。

       目前,卡塔尔已回绝了伊朗方面的提议,称其更倾向于依赖土耳其空运的物资。但接近卡塔尔外交部的官员称,卡塔尔外交官也平静地增加了与伊朗高层的对话。

       “没人希望如此。”伦敦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的研究员米歇尔·斯蒂芬斯说。这给西方阿拉伯联盟国与伊朗在叙利亚和也门的代理人之间本就激烈的冲突又打开了新层面。对于伊拉克境内沙特与伊朗双方代理人的冲突局面也是同样。沙特事与愿违,因为他们已经使“反卡塔尔”的行动公正化且声称部分原因是卡塔尔不合理地处理与伊朗的关系。

       伊斯兰国(ISIS或ISIL),称其对“德黑兰恐袭事件”负责,并且附上了似乎是来自现场的视频。伊朗继续指责沙特阿拉伯,以及帮凶——特朗普总统。

       伊朗革命卫队在一份全国颁布的声明中称:“这起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在美国总统与该地区一个支持恐怖分子的落后领导者举行会议后的一周内。” 伊朗革命卫队用他们惯用的术语“落后的领导人”称呼沙特阿拉伯参会者。

       伊朗方面不断强调伊斯兰国是沙特政府的一个计谋,但这种说法难以服众。因为这个极端主义团体曾多次袭击了沙特的首都——利雅得,而伊朗首都却是首次遭袭。

       但周三的德黑兰恐袭事件以及伊朗方面对此的回应可能会进一步激化由ISIS掀起的教派冲突。

       伊斯兰国和沙特王朝都遵循类似清教徒的逊尼派穆斯林神学,而伊朗政府却信奉什叶派穆斯林。教派冲突在这两个中东强国所发动的叙利亚、也门、伊拉克、巴林和黎巴嫩“代理人战争”都有迹可循。

       沙特方面一直在不断加强对伊朗的舆论攻击,一个新的理由便是该国与卡塔尔持续不断的冲突。就在“德黑兰恐袭事件”发生前两个小时,沙特新闻正报道说,国家外教部长再度呼吁对伊朗进行制裁,理由是其破坏了地区稳定,就像其他的海湾国家对卡塔尔的处理一样。

       然而,沙特-卡塔尔的冲突其实肇源于几十年来,沙特这一半岛霸主与卡塔尔要求自治权而产生的矛盾,与伊朗并无关系。

       卡塔尔王室成员Thanis说道,1995年沙特阿拉伯曾在多哈策划了一场政变。当时埃米尔已经发动了一场推翻自己父王的政变,卡塔尔人民在当时抓捕了几个参与随后一场政变的阿拉伯市民,他们也相信沙特人企图让老国王复辟。

       在此之后,卡塔尔逐渐采取了被其政府官员和分析人士称为对冲的政策,在建立与华盛顿、利雅得的外交关系后,它也逐渐与中东地区的对手(穆斯林兄弟会、哈马斯、塔利班以及伊朗支持的真主党运动)建立关系。

       尽管卡塔尔与伊朗的关系从没像与海湾邻国阿曼那样亲近,但卡塔尔政府多哈方面认为应该与伊朗保持外交关系,部分原因是两国共享一个天然气田。

       但是卡塔尔和沙特双方的外交官都表示,当前的紧张局势主要来自于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叛乱引发的分歧,而很少是出于伊朗方面的原因。沙特阿拉伯及其盟国,特别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都希望恢复原有的秩序。而卡塔尔及其泛阿拉伯卫星网络,半岛电视新闻网在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的叛乱后,也都对此表示支持。

       在2013年的“埃及政变”中,卡塔尔支持前几年赢得议会选举的伊斯兰教人士,他们是穆斯林兄弟会的成员。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支持街头游行和武装斗争,用以推翻这些选举。

       2014年,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巴林和埃及暂时与卡塔尔建立外交关系,愿意为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提供援助,并向他们提供有利的新闻报道。在那一年双方搁置争端,卡塔尔同意关闭维护穆斯林兄弟会的半岛电视台的埃及分支机构。

       但是,沙特和阿联酋人越来越失望,因为卡塔尔违背了彼此和解的初衷。多哈仍然热情接待伊斯兰流亡者,半岛电视台对沙特、埃及和利比亚的用户进行严厉指责。

       现在,伊朗方面因为德黑兰恐袭事件一直谴责沙特阿拉伯,而卡塔尔也在考虑指控沙特,因为其曾封锁边界来从实质上支持伊朗,对抗卡塔尔。

       斋月节(Ramadan)的最后几周即将开始,许多穆斯林会前往沙特阿拉伯的圣地进行朝拜。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一名官员表示,他们可能会播放滞留在封闭边界内的卡塔尔朝圣者的录像带,并与得以自由前往麦加的伊朗什叶派教徒的图像合并起来。

       中东地区非官方外交方面资深人士、中东研究所学者兰达·斯利姆(Randa Slim)称:“‘德黑兰袭击事件’加上海湾君主国之间的分裂,这会是中东地区又一层裂缝。”这样只会使伊斯兰国的逊尼派武装分子和在伊拉克境内伊朗支持的卡塔比真主党的什叶派武装分子受益。她还指出,“这将为ISIS、卡塔比真主党等极端主义武装分子创造机会,驱使他们按照资助者的要求办事,使得本就不安定的中东地区更添阴霾。”

编译:郭欢

校稿:陈娇娇